Archive for the "Misc" Category

20101022

惨痛的事实再次证明了数据备份的重要性!

Author:  WinkCategories:  MiscNo Comments »
Tags:  

国庆期间突然发现域名被指向一个我完全不认识的网站,第一反应是被黑了(实际上真的发生过一次,被伊朗人黑的,事后竟然还在他的网站弄个成果列表……),不过IP并没改变,后来去过ISP的网站才知道服务器是被机房干掉的,而且数据也要不回来了,理由是服务器上有人发送垃圾邮件。

虽然ISP作出了一些补偿,但是某些数据还是无论如何都找不回来了。糟糕的是,我这半年来由于事情太多,没太管理网站,所以自己也没有作出备份。那些数据,就真的随风而去了T_T

于是,惨痛的事实再次教育了我:备份数据是非常非常重要的!

20100524

HP的亡羊补牢

Author:  WinkCategories:  MiscNo Comments »

许久未更新Blog了,对于自己这样懒散的性格,有内容就写好像是一件比较痛苦的事情。不过东西多了就经常记不住。作为一个新更新周期的起点,就以发发牢骚来开始吧。

对于最近HP在国内闹的很凶的“质量门”、“蟑螂门”啦这些事件,稍微关心IT事情的人都可以耳熟能详。不过能亲身体验到还是另外一码事。在这之前,我就经常和同事抱怨:怎么HP的电源适配器这么金贵!老婆的笔记本都换了两个原装适配器了,都无一幸免地在一年内牺牲了,另外一个同事的笔记本适配器,也在最近就义了。我倒不是某某品牌的托儿,不过我的老ThinkPad T60,电源线经常被我暴力地拽来拽去,现在还是活得好好的啊;反观HP,我经常教育我老婆对待适配器要像对待新生婴儿一样,但结果它还是牺牲了,老婆也经常抱怨“为什么你就可以……,我却要……”之类的。最终还是选择了十分便宜的品胜这个国产品牌,而结束了这段痛苦的往事。

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

20071107

飘渺虚无乱眼帘——我与飞蚊症,发发牢骚

Author:  WinkCategories:  MiscNo Comments »

本人自幼视力不佳,小学起便靠眼镜维持视力。记得那时,没事躺在床上,望着窗外,若有若无地可以看到空中飘着柳絮一样的东西,伴着眼睛转动,它也随着飘来飘去,觉得煞是有趣。这种小乐趣维持到了青年时期,那“柳絮”也不知不觉之间变得多了起来。后来工作了,整日对着电脑荧幕,也没觉得什么。

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

20060704

从“换芯门”开始改变自己对DELL的态度

Author:  WinkCategories:  Hardware, MiscNo Comments »
Tags:  , ,

最近DELL又火了一把,不是因为产品过硬,而是因为它是第二个东芝。中国特有的双重标准在DELL身上又出现了……咦,我为什么要说又呢?记得很久很久以前,据说DELL曾经有过一次将价格标错的事情——少了一个零。敏锐的人们纷纷出手了,然而不幸的是,中国人都没有得到这个产品,但是新加坡人得到了。这个事情记得不是很真切,不敢笃定就是DELL曾经的勾当,但是八九不离十,名声既然开始臭了,就不差我这一板砖了。

大概说一下“换芯门”。很多网友发现在购买了DELL的XPS1210之后,标称的T2300之CPU变成了T2300E,一字之差,功能差的不多,只有一个大家都基本上用不到的VT功能,但是价钱却差了30美刀。于是乎感觉受骗的部分网友准备联名投诉,其中也包括不少对DELL事先宣称256M的独立显卡拿到手却发现只有64M的网友,事情也慢慢张扬了起来。

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

20060418

Protected: 五一江南游策划

Author:  WinkCategories:  MiscEnter your password to view comments.

This content is password protected. To view it please enter your password below:

20050603

横穿马路被电视台抓住采访的时候一定要沉着应答

Author:  WinkCategories:  MiscNo Comments »
Tags:  ,

那天,在回家的路上,被一群拿着摄像机的家伙拦住了,其中一个什么也没有拿的,靓女说他们是XX报社的,要采访我。

采访开始后,那靓女问我:“刚才你是不是从马路中间的护栏上跳过来的?”我说是,没错。她问我知道那么做不对吗?知道不对为什么还要违反交通规则?我说为了节省时间,时间就是金钱就是生命,浪费我的时间就等于图我的财害我的命,这是鲁迅先生说过的话。

那靓女听我说完愣了半天,然后才想起来问:难道就不知道那么做是很危险的吗?我说习惯就好了,这世界上哪有绝对安全的地方?地球是转动的,生命是运动的,一不留神谁都能玩完,睡觉都能活活把人睡死吃饭都能把人活活噎死,想通这些,跳个护栏还怕什么危险?她对我的回答很感意外,只是傻傻地站着,不知该再问我什么才好。于是我主动地伸手和她握握,很友善的说:“是实习生吧,没什么事我先走了。”

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

Back to Page Top